第358章 叫救护车

    所以第二天就前往河西省刘教授家所在的城市,按照地址找到刘教授家的地址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刘教授家境还是不错的,住在河西省城最为高档的别墅区。

    看着刘教授老妻哭成个泪人,张晨也是一阵难受,不过却没多想,还以为是刘教授妻子伤心所致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见了陈老道,通过聊天才知道还有其他原因。

    原来刘教授的老妻哭还是因为钱的事儿,由于家里的财政大权一直掌握在刘教授手中,他这忽然离去,让她老婆犯了难。

    就是这次葬礼,还是老道出的钱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刘教授没了,只要开具死亡证明,拿着相关证明身份的东西,还是能从银行取出,难不成银行不认账??”张晨想到好多类似方面的新闻,生气道。

    陈老道却摇摇头“要是存银行就好了,老刘这些年一直除了本职工作之外,还和人投资开了一个拍卖行,他百分之九十的家当都投里面了,可是老刘、刚走,拍卖行的另外三位股东竟然勾结,动用关系,将老刘除名了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还有这么大胆的人,难道不怕吃官司??”

    张晨有些吃惊,当然更多的是愤怒,没想到都有备案的东西,这些人还敢操作,明摆着是欺负孤儿寡母,太不道德了。

    “别说打官司,就连律师都请不到,对方有地下背景,惹不起,就算是我老道也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陈老道叹口气,表情也暗淡不少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惹不起,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刘教授一家被欺凌,要不是他,咱们可能都死在古墓里了。”

    张晨说的有些激动,声音不由提高了些许,远处不由有人朝着这边看来,张晨才意识到不妥,刚刚冲动了,深吸一口气,平复一下道“道长,这事儿我必须的管一管,你去喊老嫂子过来,我要了解具体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老弟,我知道你有本事,可是千万别冲动,地下圈子的人从来不按规矩办事儿,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陈老道还想劝,却被张晨打断“有完没完了,你要是怕给我躲在一边,这事儿我出头就好,现在你去喊老嫂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老道当成什么人了??既然你下定决心,我当然要舍命陪君子了。”

    陈老道气呼呼的说完,扭头向外走去,只是在他转过头之后,脸上愤怒的表情却瞬间消失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听到陈老道说,张晨是个大人物,可以帮他们要回赢得的股份,刘教授的老妻那里还敢怠慢,简单安排了一下灵堂的情况,就跟着陈老道来到了张晨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引起有心人的注意,几人并没有去房间,小声的交谈。

    女人都一样,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,尤其是伤心中的女人更是如此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。

    “行了,嫂子,等刘教授的葬礼过了,我就帮你讨回这个公道,不过在这个期间,你需要将他们的资料给我一份,也好让我有应对之策。”

    “成,我这就去弄。”

    在刘教授妻子看来,有贵人帮忙,哪里还敢耽搁。

    所以葬礼还未结束,一份不算详细的资料就到了张晨的手中。

    当然这也不能怪刘教授的老婆,她毕竟是个妇道人家,根本没有接触过那些人,只是知道自己家在拍卖行有股份,合伙人是李建民、王凯顺、胡明志,其次就是他们明面上的公司地址。

    还有胡明志曾经找混混威胁过他们的家人。

    接过资料,张晨又安慰刘教授的妻子几句,这才拨通了柳青的电话,让他将这三人查一查,看看什么背景。

    葬礼结束之后,柳青就将详细的资料发到了张晨的手机邮箱中。

    原来除了那个李建民有些官方背景之外,另外令人都有地下圈子的背景,其中胡明志更是河西大佬阎罗的徒弟,掌控者整个省城一般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老刘这眼光可真不咋地,怎么找了这么几个混账东西合伙。”

    看完资料,张晨对着陈老道吐槽。

    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老刘也没混迹过地下圈子,被蒙蔽也正常,这次要不是他们派人来威胁,我也不知道对方竟然有地下背景。”

    张晨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自己要是没有接触地下圈子,没有柳青的情报系统,恐怕自己也不知道谁是什么背景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就去会会他们。”

    张晨做出决定,所以下午三点,三人就前往拍卖行。

    到了拍卖行,合伙人中只有一个在,就是有些地下背景,却并不深厚的王凯顺。

    这小子早年是一个混子,凭借敢打敢闯的劲头,干掉好几个自己的老大,最终有了现在的地位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小子有些头脑,所以转行做了房地产,赚的盆满钵满,投资了这个拍忙活占了两成股份,更是彻底和地下圈子划清界限,基本已经洗白了,成为赫赫有名的地产商人。

    从他以前背叛老大,就可以看出此人的品性,哪怕是洗白了,也是败类,否则也不会做出欺辱孤儿寡母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所以进入办公室之后,张晨根本没有跟他客气,而是直接开门见山道“现在喊你的另外两个合伙人过来,我代表刘教授的家人,有些事情要和你们谈。”

    呦呵,还请来帮手了,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。

    王凯顺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他们这里最大的股东可是阎罗的弟子,这些家伙,竟然找上门来,还说有事儿上来,真是笑死人了。

    他直接脸都拉了下来“嫂子,很早之前我们和刘教授就已经交接清楚了,而且工商局那边有备案,你再这样无理取闹,就别怪兄弟们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??你能如何不客气??”

    张晨不屑地笑了笑,走到那个家伙的面前,一把拽住他的边说话边比划的左手,硬压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然后拿起桌上的一支笔,用力扎下,直接将那家伙的手钉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,让养尊处优的王凯顺发出惨叫,惊恐的看着这个残忍却带着邪魅笑容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用颤抖的声音道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给我废话,赶紧通知那两个混蛋,否则你的右手可也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张晨脸上的笑容不变,用平和的口气说出这句话,那叫一个诡异,却更加的摄人心。

    甚至远处的刘教授妻子,这个时候都有些害怕,她长这么大,何曾见过这种场面,何曾想到,那个彬彬有礼,温文尔雅的年轻人,竟然会如此暴力。

    陈老道却笑着点点头“张老弟,果然还是你最适合干这个。”

    听了老道的调侃,张晨恨不得啐他一脸吐沫,什么叫我适合干这事儿,我这不是为了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心里埋怨归埋怨,张晨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,而是继续对着王凯顺,用平和却恐怖的声音道“看来你那一只手也不想要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拿起一支笔,王凯顺直接就吓尿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顾不得收拾湿漉漉的裤腿儿,当即用完好的右手拿起手机,颤颤悠悠地说“不……不我打电话,我马上就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可是拨通了好几次,都没有人接。

    记得他额头都满是汗,哀求的看着张晨“哥,没人接,您看这样成不,我晚上劝劝他们二人,明天给您答复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给答复可以,但是我们需要一成的利息。”张晨冷笑一声,看了看老道,又看向王凯顺“另外,你告诉那两人,若是明日还未有结果,可就别怪我张晨不留情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张晨跟陈老道还有刘教授的媳妇,打了一声招呼,朝着办公室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王凯顺这才松口气,双腿一软直接瘫在地上,整个人显得颓废无比。

    要不是手上传来疼痛,让他一个激灵,估计早就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来人啊,给我叫救护车。”王凯顺也顾不得丢人了,他感觉自己要死了,所以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秘书进来看到这一幕,直接吓傻了,王凯顺又呵斥了秘书两句,秘书才反应过来,赶紧打电话,通知救护车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包扎完毕,住进高级病房,另外两个合伙人的电话才打通,他说了自己的遭遇,让两人到病房商量个对策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地下背景深厚的胡明志率先开口“你说那个出头的人叫张晨??二十来岁,下手极狠??”

    “怎么你认识??”另一个合伙人,李建民问。

    “希望不是那个家伙。”胡明志小声说了一句,然后掏出手机,开始寻找师父给他发来的一张照片,当他找到赫然是张晨。

    他拿给王凯顺看“是不是这个人?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这个混蛋。”

    王凯顺咬牙切齿的骂道,可是骂完之后他忽然觉得不对劲“,你怎么会有他的照片??难道是你家亲戚??”

    胡明志摇摇头“不是,这是个瘟神,河东的佛爷就是被这小子给办了的,我师父避免招惹此人,给我们所有人都发来警告,让我们小心谨慎,遇到他千万不要得罪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说来,我们岂不是要白白损失一成的股份??”

    李建民毕竟没有混过地下圈子,所以对什么佛爷啥的根本不清楚,所以并不明白张晨有什么可怕“要不这样,我动用官面的力量,先把那小子抓起来,看看他还怎么折腾。”

    胡明志直接否决“那个张晨的背景连我师父都忌惮,恐怕背景也不会差,但是到手的鸭、子就让它飞了,我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王凯顺想想自己,也是愤恨“要不这样,咱们雇几个杀手,将那小子做掉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听师父说过此人,武功极强,一般杀手恐怕非但杀不了他,还会打草惊蛇,到时候他搬来救兵,我们可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徐德龙摇了摇那个大脑袋,一脸愁容。

    他虽然狂妄,但是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,佛爷都不是对手,他要是一击不杀,恐怕下场比佛爷还要悲惨。

    王凯顺一听这个,再想到之前张晨的威胁,颤抖的道“要不咱们就答应他的要求,这些年咱们借刘教授的名声,已经赚了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屁话,他们多要一成,那可是一个亿的股份,再加上本来的,那都三个亿的市值了。”李见面不甘心“既然你们二人怕这个怕那个,我不怕,我这就通知局子里的朋友,找个理由将那小子抓起来,关上个年,看他还能有多牛。”

    别说三个亿,就算是几千万都可能让人疯狂,更何况还是自认为有些背景的家伙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句话却给了胡明志提示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