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6章 有结果了

    张晨一直都崇尚,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。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有千日捉贼的,没有千日防贼的。

    所以张晨在离开别墅之后,第一时间就通知了特训队的队员,让他们集合执行任务。

    到了特训场地,张晨没有废话,直接给每个人都配备了实弹,根据柳青传过来的情报和坐标,准备对天狼有可能藏身的地方,进行详细的排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,是张罗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修老,有结果了??”接通之后,张晨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修老沉默了一会儿道“刘龙选择了一个华夏人最为体面的死法,不过幕后人是谁,他怎么都不肯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肯还是您老不想让他说??”张晨笑问。

    这让电话那边的修老略微不爽,但是想到刚刚的突发事件,他只能忍了下来“刘龙的性格我最清楚,他不想说的话,就算是施展任何刑罚,都别想得到有用的东西。与其这样,不如让为华夏稳定流最后一滴血。”

    接着修老就把,刘龙最后说的那些话简单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能够如此为国,不畏惧生死,值得让人钦佩。

    可是为了职位,甘愿当人走狗,却让人不齿。

    这让张晨也陷入了沉默,有些人确实不能因为单纯的矛盾,确定好坏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,这件事儿到此为止,我不会再纠缠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张晨立马表态,张罗这才松口气,不过这次他并不是为了这事儿“我打这个电话,刚刚的事情只是捎带的,这次找你是非常重要的事情,想让你出面。”

    从张罗的口气可以听出,这事儿恐怕非同小可,否则也不会跟他商量。

    张晨本可以拒绝,可是想到以后国内还需要修老奔走,略一犹豫,开口问“什么事儿??”

    “一件怪异却跟你有关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张罗道“我刚刚接到下面分局的汇报,说在将军山,出现一凶徒,他一连杀死十几名正在山间修剪树苗的当地村民,更是留下信息,说让你一个人去那里跟他决一死战,否则他级杀光所有的村民。”

    “可知道那是什么人?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那人并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,甚至我怀疑这是个陷阱,可是若是你不去,我担心那个家伙真的会对其他村民动手,那可就是大悲剧,更是我们的失职。”

    张罗心中也是左右为难,可是又不能不办,无奈只能打电话给张晨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去一趟,会会那个人,看看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替那些相亲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张罗很是认真的在电话那边道“不过你放心,我会在将军山外围安排人来策应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就不要派人了,特训队的这些人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张晨说完,就挂断了电话,然后给大家分配任务,前往将军山汇合。

    在前往将军山的路上,张晨第一猜测,那人应该是天狼,因为柳青给他的情报中有一项,就是天狼经常在将军山练功,而一个人若是察觉到危险,一般都会去最熟悉的地方,他们认为最熟悉的地方才最安全。

    当他们到达将军山脚下的时候,这里已经围满了警察,一个个都在警戒线内维持秩序,不让村民进入山中,以免破坏命案现场。

    张晨想要进去,也被拦在警戒线外。

    最终是掏出证件,张晨才进入警戒线内。

    见到这里的负责人,张晨直接表明自己的身份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?能否让我看看那人留下的东西??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您,那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队长,早就接到上面电话,让他们配合叫张晨的行动。

    所以并没有推脱,直接让人将杀人者留下的东西拿了上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用白布黑墨写的楷体打字,文笔公正,且力道十足,绝对是一副好字。

    “只是可惜,此人未走正途。”张晨摇头叹息一声,便开始朝着将军山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谁知他刚刚走两步,就被队长拉住。

    “那人不简单,我们已经牺牲两个战术素养极高的兄弟了,这样贸贸然冲上去,会没命的。”

    张晨却呵呵一笑,满不在乎道“他既然用村民的命来威胁我,就说明他并不想现在杀我,或者说,他们认为我还有利用价值,舍不得现在杀我。所以我的人身安全,绝对是有保障的。而这个契机,就是我们抓到凶手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这样,你不让别人配合一下吗??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,尤其是在林密的山中。”

    那个队长,还是不放心张晨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正在沟通的时候,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爆炸声。

    接着就看到负责上山搜索的武警队员,抬着两名受伤的战友,从上面撤退了下来。

    带队的武警副营长,走到那个队长身边道“对方不是普通人,他精通各种简易的制作方式,这事儿只有特种部队或者排雷专家来了,我们才能配合行动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更是将几个简易的仍在地上。

    看着汽水瓶和啤酒瓶,还有里面散发出来的汽油和硫酸的气息。

    汽水瓶子的颈部有一小截蜡烛,中间放着的是劣质黑,最下面则是各种伤人的碎片。

    张晨也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这个天狼到底是什么人??为何军事技能如此强大。

    那个队长,在显然也认识这些东西,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“我现在就跟上级沟通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他们来了也是徒增伤亡,我去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副营长这才注意到张晨,有些诧异着看着这个不自量力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那个家伙有多厉害吗??想立功劳也要知道自己的斤两。”

    他刚刚说完,特训队员就不干了,其中一人立马反驳“跟我们教官说话客气点,要不然老子把你们这群武警全撂倒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家伙这话说完,那些本来就感觉很憋屈的武警顿时找到了发泄的地方。

    瞬间将张晨他们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“都是自己人,别冲动。”队长见势不妙,赶紧劝二人。

    结果谁都不给他面子,张晨更是呵呵一笑“既然这位想要试试我们的实力,你们就陪他们玩玩,我去抓天狼那个叛徒,倒要看看他是谁的人。”

    张晨说完,转身朝着林中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张晨赤手空拳,队长一个箭步冲过去,把张晨拉住,将自己的配枪交给张晨“那个家伙极其凶残,拿着这个防身。”

    张晨微微一笑,谢绝他的好意。

    “枪只能对付一般人,对付真正的高手,反而是累赘。”

    而在张晨说话的同时,那些武警已经被特训队员全部制服。

    那个队长满脸的惊讶,这群家伙简直比特种部队还厉害,那可是一个连的武警,竟然只是在说话的功夫,就被全部缴械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的任务就是,维持好现场秩序,配合我的人进行外围警戒,防止天狼逃脱。”

    张晨没有过多的纠缠,只是着特训队员们安排了一下警戒的位置,他就进入了林中。

    张晨并没有向其他武警队员一样,按照战术动作进行隐藏前进,因为这些战术动作,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,恰恰是致命的弱点。

    对于高手来说,本能更加重要,隐藏躲避只会误导本能。

    当然还有一点就是,医术在这个时候发挥了极强的作用,虽然幻想并没有开口和他交流。

    但是现场的一切都被记录在了医术之中,更为让张晨感到兴奋和不可思议的是,他将那些土挖出之后,医术竟然都给出几种解剖分析。

    更是传到到他的身体,从来没有拆结果的张晨,这个时候竟然比那些专家还要熟练无比。

    “这个医术,到底是什么??”

    张晨忽然有种隐隐的担忧,不知道医术若是真正的成长起来,自己还会不会有独立意识。

    想归想,行动却没有丝毫的迟缓,尤其是在行进过程中,张晨挖到了很多故布疑阵的石块。

    从这点也可以看出,天狼不简单。

    竟然在如此匆忙的逃离过程中,还使用虚虚实实的策略。

    若不是站在敌对的角度,张晨还真希望招揽那家伙,让他一起去非洲,到时候肯定会派上大用场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那家伙杀了无辜百姓,张晨是绝对不会放过他,和他背后的人。

    拆到最后一个连环雷之后,张晨本打算松口气,这时候幻想的声音传来“小心右前方子弹。”

    张晨赶紧在地上一个翻滚,躲在一颗树后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天狼从隐藏的树上一跃而下,将手中的枪扔掉,天狼看着张晨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张晨,我本以为你是一个靠着家族势力,才走到今天的幸运儿,现在看来,你确实有些真本事,竟然能够独自一人,穿越我所布置的雷阵,更躲过了我偷袭的一枪,你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要杀我,可以堂堂正正的约战,为何要杀死那些无辜的百姓??”张晨略显愤怒的盯着天狼问。

    “一群蝼蚁而已。”天狼语气中透露着不屑,这却让张晨愤怒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真是糟蹋了你那一身,本可保家卫国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张晨罡气灌注全身,散发出强大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张晨如此状态,天狼忽然放声大笑“本以为这一辈子都无法再次遇到中医医术的传承者了,没想到你竟然也是,正好让我吞噬,增强我医术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个天狼竟然也是医术拥有者,还是中医系。

    张晨微微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可是天狼却没有给他更多吃惊的时间。

    就已经朝着他攻击而来。

    而且攻击的路线和姿态,竟然奇妙无比,虚虚实实,让人防不胜防,更为让张晨震惊的是,自己的攻击,竟然可以被他奇妙的身法轻而易举的躲开。

    拥有中医系医术传授指导,果然不能小觑。

    感受着那恐怖攻击,张晨不由发出这样的感慨。

    张晨的身法也是玄妙无比,可是现在却竟然有种吃力之感。

    因为天狼的身法,似乎已经到了人类的极限。

    短短的几秒钟,张晨竟然已经被逼退了十数步,可见天狼此时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我的幻影天狼身法,如何??”

    看着张晨竟然被自己逼退,天狼有些得意,这是他医术天狼身法中最为精妙的一套,足足研究了十五年,才窥得其中奥妙,至今为止,他只在人前使用过两次,就是为了这种出其不意的效果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