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8章 小小医宝

    这让抱着试试看态度的,柳青和魅影紧张的心稍微有些舒缓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四五岁忽然到来的小女孩,柳青怎么也不相信这是张晨的女儿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她却清楚的很,别看张晨那么成熟,实际年龄才18周岁,而这个小女孩都四五岁,而且根据资料显示张晨十四五岁的时候,根本连女朋友都没有,怎么可能会有女儿。

    当然这还不是柳青最怀疑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最怀疑的是,这个小女孩竟然拿着丹药来的,很显然她是知道张晨受了重创。

    可是让她质问这样的小女孩,她又有些不忍,只能用和蔼的笑容看着小女孩,轻声问“小妹妹,告诉姐姐,谁让给张晨哥哥送丹药的。”

    “青阿姨,我不是小妹妹,我叫小医宝是爸爸的女儿,你可以叫我小轩,丹药??什么丹药??我不清楚啊。”小小医宝可怜巴巴的看着柳青,认真的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给爸爸,带来的那个丸子。”柳青继续道。

    小小医宝似乎恍然大悟,闭着眼睛想了一下“阿姨说的是那个啊,就是我在找爸爸的时候,一个穿着道袍的白胡子老头给我的,说是这个能帮我找到爸爸,还能救爸爸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道在什么地方?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他给了我药丸就走了。”小女孩喊着手指认真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确定他就是你爸爸呢??难道就没有什么信物吗??”柳青指着张晨问。

    “我能感觉到,他就是我爸爸,错不了。”说话的时候,小女孩都快要急哭了。

    “你妈妈怎么没陪你来??”柳青有些不忍,只能询问小女孩的母亲,或许找到她,一切疑问就迎刃而解了。

    谁知小女孩的回答却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妈妈,我是爸爸生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小女孩,竟然小跑着到达病床边,抱住张晨的胳膊道“爸爸,爸爸,你快醒醒,阿姨好可怕,小医宝很害怕。”

    小小医宝的话,雷的柳青和魅影里焦外嫩的,可是看着这么楚楚可怜的小女孩,又不忍心继续责问。

    看来只能等张晨醒来再说了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明白对方的意思,并没有继续纠缠问题。

    而是开始哄小女孩,顺便看看能否套出点有用的东西,谁知道小丫头机灵点很,半天竟然一句有用的东西都没问出来。

    在看到,小丫头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邪魅笑容,那简直跟张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再仔细看小丫头的样貌,确实有些跟张晨相像,尤其是眼眉中的一颗痣,位置都一样。

    这让两人不由的推翻之前的猜测,难不成这小丫头真的是张晨的女儿??

    正在昏睡的张晨,最终被三人的对话惊醒,他努力睁开眼睛,想要看清自己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当他眼睛注意到那个粉雕玉琢的可爱小女孩的时候,第一感觉就是眼熟,好像从哪儿见过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小女孩也注意到醒来的张晨,一蹦上床,直接搂住张晨的脖子,神色之间,洋溢着一股似是发自内心的开心“爸爸,你终于醒了,小医宝好开心,真的好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??小医宝??”

    张晨忽然发现自己刚刚苏醒的脑子有些不好用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不是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吗??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难道是在做梦??

    张晨忍不住,在自己大腿上使劲掐了一下,感觉到剧烈的疼痛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也没消失,他知道自己这不是在做梦,识海中的小医宝,真的化成人形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?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两女彻底惊得长大了嘴巴,这小女孩真是他女儿,那生小女孩的女人呢??

    难道别张晨抛弃了??想到这里,两女本能的将张晨定义为陈世美一类,对张晨有些失望,脸色变得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张晨现在全部注意力都在小医宝身上,等待她的回答,并没有注意两女此时心态上的变化。

    小女孩松开抱着张晨脖子的胳膊,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把手放在嘴里,想了想道“爸爸,我来找你,当然要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医宝,别闹,还……”

    张晨刚刚说到俩字,小女孩见到张晨的幸福感,骤然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幽怨,脸色也开始发白,小小的身躯更是不可抑制的轻颤起来,轻声道“爸爸,你把小医宝当成什么人了,人家好伤心,好伤心,爸爸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在说话的时候,那本来会说话的眼睛,瞬间失去光彩,眼泪花更是从眼角流下。

    任谁看了,这副我见犹怜的样子,都会不忍。

    柳青本就是女孩,而且是经历过很多磨难的女孩,她忽然和这个小女孩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。

    怜意大增,走到小女孩身边,将她抱在怀里,轻声哄道“小医宝,别哭,不怕,有青阿姨在,谁都不准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怒视张晨“我说张晨是不是禽兽,竟然对自己的女儿自称,算是我柳青瞎了眼。”

    张晨感觉自己比窦娥都冤,这什么跟什么啊。

    自己明明就是小医宝的好不好。

    柳青犹如抱着一间玉器珍品一样,小心的呵护着。

    扭头用凌厉的眼神朝张晨一瞟“小晨,我先去送小医宝回房间睡觉,一会儿再过来找你,希望你给我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在他说话的时候,小医宝偷偷的伸出脑袋,对着张晨扮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气的张晨牙根都痒痒。

    这怎么解释??连他都没有完全搞明白,小医宝,怎么跑到外面,还变成了一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真说实话,恐怕同样拥有医术的柳青根本不信。

    可是不说实话,这个小女孩怎么解释??

    过不了柳青这关,以后被王瑶她们看到,连个作证的人都没有,自己就算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,别说更进一步,恐怕见了之后,就得彻底分手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半小时,把小医宝哄着睡着了,柳青再次来到张晨所在的病房。

    进来之后她故意板着脸“说说吧,你那个女儿是怎么回事儿?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太弄明白,不过却有些思路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柳青直接就恼了“你的女儿,你还没弄明白??张晨,我真的看错你了,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误会了,不是你想的那样,那个小女孩的来历非常不可思议,怕你不信。”

    张晨赶紧解释,柳青决定听一听,这家伙怎么编“那你说多么不可思议?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医术,我不知道她怎么会出现在外面,而且还变成了小女孩。”

    柳青第一反应,就是不可能,可是在这个时候,她体内的医术却发出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是真的??”柳青用意识和她的医术沟通。

    她的修复治疗系医术,却没有立刻给出答复,而是道“这在我们的世界,当时都没有研究成功,但是理论上是可以发生的,只是不知你的小男友经历了什么,竟然能让医术完成终极蜕变。”

    “终极蜕变??变得无敌??”柳青不解。

    医术继续道“终极蜕变,是变成和人类一样的生命体智慧体,超脱虚拟的限制,可以成为独立的生命,对人不能变成无敌,但是可以去除体质的限制,储存更多的知识,并应用于现实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年在我们星球,每一个科研工作者追求的完美目标,可是在星球毁灭之后,都没有成功一次。若是当时成功了,我们这些医术就会组织他们发动,最后的终极毁灭之战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,小女孩是不是你们同类,蜕变的呢?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无法确定。”

    医术说完,忽然想到了什么“不过,你可以进行观察,说不定对将来你研究医术方面的东西,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看来也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柳青心中想着。

    张晨见柳青不理自己了,轻轻拽了一下她的胳膊“姐,我都说了你肯定不信,说实话若不是她跟识海中小女孩哪儿都一样,我也不信。”

    柳青一个激灵,回过神来,正好听到张晨这句话,她想了下道“你真的确定,那个小女孩就是你小医宝??”

    张晨点点头“确定,我的感觉不会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张晨不解,没等柳青说完就问“什么奇怪了??”

    柳青就把张晨昏迷,她带人营救的过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我们见到你的时候,并没有看到你身边有小医宝,她是在今天早晨,忽然来到咱们这的,穿着一件脏兮兮的衣服,拿着一颗药丸,说能救你,当时我们是不信的,可是看你没有任何起色,就决定搏一把,给你吃了药丸,没想到中午你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怀疑她不是我的小医宝,而是有心人派来的??”

    张晨说出柳青的心中的猜测,当然也有他的疑惑“可是别人如何知道,我的医术叫小医宝呢?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还真有些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柳青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“根据我医术所说,当年他们星球科技达到巅峰的时候,都没有完成医术的终极蜕变,现在我们并没有使用任何科技进行完善,你医术就完成了蜕变??”

    “这可说不好,否则她为何要救我??”

    张晨说话的同时,搜寻识海,却没有小医宝的踪迹,哪怕是自己的大气,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样,自己的功力会减弱。

    谁知张晨运了一下气,发现真元之力比之前更加的浑厚。

    对柳青张晨现在没有丝毫的隐瞒,将自己的变化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柳青仔细思索了一下“听你这么一说,似乎还真有可能,只是这样,会不会对你造成伤害??”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有副作用,不过我要跟小医宝谈谈,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务之急,若是有副作用,以后的一切计划都需要改变。”

    所以在小医宝睡醒之后,张晨就和柳青来到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看到张晨,小医宝直接扑进他的怀里“爸爸,抱抱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粉雕玉琢,可爱漂亮的小女孩,饶是张晨知道她是医术,还是不忍心拒绝。

    将她抱起“乖女儿,你能跟爸爸说说,你是怎么找到爸爸家??还给爸爸弄来治病的药丸??”

    小丫头把抱着张晨的右手放在嘴上,闭眼想了一下道“我能感应到爸爸,所以我跟着感觉就到了,那个药丸我也不知道怎么得到的,只是在我脑子里有个声音,说让我找到爸爸,把药丸给爸爸吃,否则的话就见不到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?能说给爸爸听吗??”张晨尽量用柔和的语气问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