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3章:软软,别哭。

    第763章:软软,别哭。

    月如歌看着寒战温柔的目光说:“原本以为,我并没有多在乎你。可后来一想,在这个世界上,与我有牵连的人,就只有那么几个,我从小是孤儿,没有家人。江清越和汤姆森勉强算是我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江清越娶了陆喜宝,陆喜宝也勉强算是我半个家人吧,他们的孩子小宝很可爱。小宝很可爱,小宝认了我做姑姑。所以,小宝也算是我的亲人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算上他们全部,总共也就四个人而已。但可笑的是,我最亲的这四个人,除了小宝是个孩子之外,江清越、陆喜宝,又或者是汤姆森,他们都有各自最重要的人和东西去守护。那个人,绝对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算下来的话,好像这个世界上,最在乎我的人,是寒爷你。即使当初的软软是个卧底,寒爷还是舍命去救她。如果这样的寒战我不珍惜,不喜欢的话,这个世界上,好像就没有再爱我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跟我亲近的人太少太少,所以,我一个也不能失去,不想失去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站在隔离门外,月如歌对着寒战说了太多太多,这还是她第一次一次性对寒战说这么多话。

    寒战听的双眼泛红。

    他懂,他都懂。

    她一定是害怕了,所以才说这么多。

    月如歌双眼里,隐隐有热泪,她握着手机背了过去,不去看寒战,可一转身的瞬间,眼泪已经滑落。

    她在电话里对寒战说:“寒爷,能不能叫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寒战微微扯了下唇角,眼底深情暗涌,“软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好好活着,十年前,你答应过我,要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寒战看着她的背影,虽然看不见她的脸,但那细微的哽咽声音已经出卖了她。

    他知道,她在哭。

    寒战一只手贴在玻璃上,隔着这道厚厚的玻璃门,触摸她。

    很想,抱抱她。

    “软软,我真的没事,别哭。”

    月如歌深吸了一口气,伸手用力擦了擦眼泪后,转身看向隔离间内的寒战。

    一手握着电话,一手贴上隔离玻璃,与寒战贴在玻璃上的手掌重合。

    “寒爷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寒战泛红的眼睛,眼底终于掀起一丝笑痕。

    就冲她这句话,他也会好好活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SA病毒在寒战体内潜伏两天后,终于爆发。

    就诊中心拉响了警报。

    寒战的脸色变得更加虚弱苍白了。

    神九还在研究对抗SA病毒的抗体。

    月如歌的电话又打了进来,寒战接了。

    “寒爷,你今天还好吗?”

    寒战因为病了的原因,声音比平时要虚弱的多,也更为沙哑,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个“好”字时,月如歌就站在隔离区玻璃门外,看着坐在病床上的他。

    而她处于他的视线盲区,以为他看不见她。

    殊不知,寒战看着对面不远的镜子上,折射出那一抹纤细的身影,她的动作,神情,全部落在了他眼底。

    月如歌看着隔离区里穿着病号服憔悴的男人,不知怎么,就莫名红了眼。

    她知道,SA病毒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是学医的,可以前跟江清越和汤姆森在一起耳濡目染,多少也听过这类超级病毒的可怕性。

    可她不是懦弱的人,即使是这么难过的关口,她红着眼的同时也悄悄对他绽放了微笑,问:“你还坚持的住吗?”

    寒战看着镜子里泪中带笑的她,也笑了笑,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,静默了许久。

    寒战看见她握着手机,一手捂住了嘴,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心疼,让他心碎。

    寒战终究忍不住安慰:“软软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哭。”月如歌又说,“以前觉得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人可以值得让我掉眼泪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是第一个吗?”

    月如歌目光柔软的看着他,浅笑,“寒爷是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寒战也笑了。

    月如歌说这话没有欺瞒他,也没有安慰他的成分在,哪怕是江清越要跟她离婚时,她也没能这样哭出来,现在想来,也许没经历过两情相悦的感情,终究不足以令人感动吧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的话,我跟寒爷的第一次真的很多。”

    寒战眼角眉梢的笑意逐渐加深,“以后还会有更多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爱上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寒爷是在问软软,还是在问月如歌?”

    “两者都有。”

    月如歌莞尔,“你再努力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对寒战的感情并不是单一的爱情,这个男人教会十八岁的软软,什么是被人宠爱,什么是不顾一切,什么是两情相悦,他又像是恋人又像是家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月如歌从小没有家人,所以过得比一般孩子要孤独,在明组织没有人会让她予取予求。

    而寒战对她的宠爱,没有原则,没有条件。

    所以,她有什么理由去拒绝爱上这样一个对她好的寒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深,月如歌趁着隔离区的医护人员累的趴在就诊台上睡觉时,月如歌穿着隔离服,带着口罩和手套,闯进了隔离区。

    拉开那道门,看见那道男人的背影时,月如歌喊了一声:“寒爷。”

    寒战背对着她,微微一怔,可这道女声如此清晰,不似电话里隔着电波。

    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寒战缓缓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月如歌走上去,一把抱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于她而言,从未如此想念过一个人。

    即使早晨他们隔着那道冰冷的玻璃,才通过电话。

    可打电话和隔着玻璃见面,比起这样真切的拥抱来说,缓解想念的效果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寒战虽然情难自控,可却还残存理智,用力拨开她的手,黑眸瞪着她,声音沙哑的低沉呵斥:“你跑进来做什么,赶紧离开!”

    月如歌拉下口罩,看着他,倔强的说:“我不多待,我就待十分钟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软软,你真的不要命了,你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月如歌坏笑了下,“别忘了,我也是一流的特工,这种小儿科的隔离墙警报,怎么会难得倒我。只要我想进来,我就肯定能进来。”

    寒战倒是忘了。

    曾经,十八岁的软软,连他的书房都敢闯。

    十年后,她已足够成熟,何况只是一个警报罢了,怎么会难倒她。

    寒战看着她,抬手将她拉下的口罩,再次戴了上去。

    月如歌看着他漆黑的眼睛说:“我不怕被感染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两个字,让她心脏一颤,“神九肯定会研究出抗体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寒战对此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神九在医学上的造诣,怕是这世界上只有一个敌手,那就是明组织的汤姆森,但两人难分伯仲,也曾是欢喜冤家,一个专门下毒,一个就专门解毒,到最后,大战百来回合,谁也没输,谁也没赢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