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六章 战役的结局

    兰尔斯泽战场上面伊利坦战士的损失也很大,大酋长听说东部的阵地已经开始登陆了,一些传送到了兰尔斯泽的伊利坦战士打开了道路。之后大量的伊利坦部队开始从东部的海港登陆了,听到了这个好消息的大酋长随后开始命令空军登陆。

    顶着大量的防空炮翼龙部队开始向着兰尔斯泽前进,然后大量的空降部队到了兰尔斯泽的境内。战况变成了对于兰尔斯国的部队很不利的情况,大量的兰尔斯泽民众都开始纷纷的反抗。

    架设在了道路上面的炮台遭到了大量的伊利坦部队的进攻,交战了三天之后到处都是兰尔斯国和伊利坦部队的尸体。而大酋长又调动了四十万的部队从西侧开始进攻兰尔斯泽。

    大酋长从睡梦中醒来,然后一名伊利坦士兵跑了过来。大酋长问:“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伊利坦战士对大酋长说:“我们已经压制了兰尔斯国的部队,但是敌人数量实在太多了。我们的战士也很难受,茫茫多的敌人也是对我们的部队造成了不小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大酋长随后说:“就算是我们的战士在强壮,也坚持不住连续三四十小时的战斗。不断和敌人进行车轮战,没有想到敌人简直就像是发狂一样进攻,到底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伊利坦的战士对大酋长说:“不清楚,但是他们似乎都注射了一些奇怪的药物才冲上来的。”

    大酋长他们并不清楚是贝卢佩恩肯从黑市买了的一批药品,只要注射之后所有的士兵都兴奋了起来。所以所有的士兵都兴奋的不知道疲倦的不停进攻,这也是贝卢佩恩肯计划中的一环。前面的士兵没有注射,而是让后方的民众注射,然后不断消耗伊利坦战士的精力。

    现在的状况是伊利坦部队已经死亡了九十万的部队,而兰尔斯国的部队更惨,一共死亡了一千三百多万的部队。不仅仅是兰尔斯泽的外面,就连兰尔斯泽的城中也都在不断的战斗,每时每刻都要伊利坦战士的伤亡,也同样伴随着大量的兰尔斯国的部队伤亡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一名军官要去找贝卢佩恩肯汇报,但是怎么都找不到贝卢佩恩肯的人。他看着手中的文件,东部的炮兵阵地已经损失了百分之八十以上了,西部的炮兵阵地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二。南部的已经伊利坦的部队突破了,大量的伊利坦战士已经涌入。至于北部的部队和伊利坦部队在城门口不断交战,城内已经有四分之三的建筑都被破坏了。整个战况相当的不妙,这个时候急需贝卢佩恩肯出来指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经过两天的交战,兰尔斯泽外部的士兵全都被击破了,到处都是尸体。大酋长指挥着大量的伊利坦部队冲着兰尔斯泽城区发动了进攻。

    大酋长一边走一边看着周围不断被屠杀的平民和士兵,伊利坦战士护卫着大酋长走在道路上。大酋长对旁边的伊利坦战士说:“你们去找一下之前我给你们照片上的人,要是能找到最好,要是找不到还是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(828号1月17号中午)

    大酋长听见大量的伊利坦战士汇报,并没有找到贝卢佩恩肯的尸体。但是他们收到了这次兰尔斯泽战斗的报告,没有想到他们死伤远比想象中要多很多。

    伊利坦战士攻击死伤了一百七十六万部队,至于我们消灭的敌人似乎有二千七百余万人。很多的伊利坦战士并不是因为被敌人杀死了,而是因为他们过度的劳累,还有杀红了眼的同伴给杀死了。

    大酋长对这一情况并不是很在意,但是没有找到贝卢佩恩肯的下落确实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。这个时候一名伊利坦的士兵对大酋长说:“大酋长,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说。”

    大酋长对战士说:“说吧,我不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这名伊利坦战士对大酋长说:“我们和兰尔斯国部队交战的时候南部遇到了大约几万人的部队,火力相当猛。后来交战的时候我们部队没有堵住他们的去路,从而让他们逃脱了。”

    大酋长随后对那名伊利坦战士说:“哦,大约逃走了多少部队?”

    那名伊利坦战士说:“估计有几百人吧,但是因为敌人的火力过猛,而且子弹可以轻松点杀我们的士兵,所以我们就没有去追击。”

    大酋长对那名伊利坦战士说:“这个情况很重要,只要让敌人逃脱的责任我也不会追究的。以后出现这种问题还是早点说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随后伊利坦战士对大酋长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大酋长随后对那名战士说:“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大酋长思考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,他看着上面早已以习为常的陌生号码接听了起来。电话那头的萨罗斯说:“大酋长,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大酋长对萨罗斯说:“先知,我们这边的战斗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萨罗斯笑着说:“我刚才看新闻了,听说兰尔斯泽被彻底攻陷了。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大酋长说:“我们这边死伤了一百七十六万部队,至于兰尔斯泽的所有人都被我们杀死了。你们早点派部队来回收尸体吧,似乎人数有点多。”

    萨罗斯对大酋长说:“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    大酋长说:“不过贝卢佩恩肯和几百人逃离了包围圈,我们没有抓到贝卢佩恩肯。”

    萨罗斯说:“这样啊,我了解了。你们加油,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听见了电话传来了嘟嘟声的大酋长不知道萨罗斯又在想些什么,但是萨罗斯竟然没有追究他们的责任让他很奇怪。大酋长看着整装待发的伊利坦部队叹了一口气,因为在兰尔斯泽交战了这么久,导致了兰尔斯泽整个城市被完全的破坏掉了,根本没有办法居住了。清理瓦砾又很麻烦,所以大酋长指挥着所有部队开始撤离兰尔斯泽准备下一场战斗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的萨罗斯和圣主坐在霍姆斯勒的郊外,圣主拿出来了一根烟递给了萨罗斯。萨罗斯抽了起来随后说:“看起来贝卢佩恩肯还是逃掉了,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和这里的共和党汇合吧。”

    圣主笑着说:“所以你想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萨罗斯抽了一口烟,然后掏出来眼镜戴上看着远处扬起来的尘土,他知道应该是贝卢佩恩肯的部队已经到来了。萨罗斯站起身来说:“我们应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圣主也跟着萨罗斯站起身来,然后对萨罗斯说:“是啊,老弟。不过你要不要陪我随便转转?”

    萨罗斯笑着说:“可以啊,毕竟战争我们已经交给了我们的下一代了。”

    圣主哈哈的笑了起来,随后说:“对了,老弟。你说这到底是一场战争的结束,还是另一场战争的开始?”

    萨罗斯对圣主说:“老兄这谁有能知道那?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